重要醫藥政策將推開,影響所有藥企

 遙望 賽柏藍 

 

 
 1  
醫保支付方式改革,集采影響更深遠
 
比國家組織藥品集中帶量采購對醫藥行業影響更大的政策正在全國推廣之中——以按病種付費為主的多元式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其將逐步使醫院醫生產生主動壓縮成本的內生動力,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常務副會長牛正乾在9月15日舉行的由賽柏藍承辦的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八屆二次會長(擴大)會議暨第三十七屆中國醫療產業高峰論壇上說到。
 

 

 
截至目前,國家組織藥品集中帶量采購進行到第三批,集采常態化趨勢顯現。根據相關政府文件,下一階段,醫保支付方式改革或成為重點內容。
 
3月5日晚,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的《關于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已經明確,將持續推進醫保支付方式改革。
 
“大力推進大數據應用,推行以按病種付費為主的多元復合式醫保支付方式,推廣按疾病診斷相關分組付費,醫療康復、慢性精神疾病等長期住院按床日付費,門診特殊慢性病按人頭付費”。
 
有行業專家今日對賽柏藍表示,國家組織藥品集采的效應主要是仿制藥大幅降價,實現原研藥替代,提高醫藥行業集中度,擠出藥品帶金銷售空間,推動企業轉型升級,節約醫保資金等。
 
以按病種付費為主的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則主要是從后付制改為預付制,通過按病種打包預付的方式,根據不同病種確定的不同的支付標準,實行節余留用,超支合理分擔的政策,倒逼醫院、醫生合理用藥、合理診療,節約醫療資源,提高醫療服務質量等。
 
 2  
按病種付費,逐步全面推開
 
7月15日,上海市衛健委發布《上海市深化醫改重點行動計劃(2020-2022年)》規劃了上海未來兩年的醫改重點。
 
作為承辦國家組織藥品集中帶量采購工作的城市,上海表示,之后將鼓勵公立醫療機構以醫療聯合體、單體或自愿組成采購聯盟等形式對未納入集中帶量采購的藥品等,開展帶量、帶預算的藥品集中議價采購。
 
《行動計劃》明確的另一項工作就是——穩步實施大數據病種分值醫保付費和按DRG付費試點,有序擴大試點范圍。到2022年,在上海市試點基礎上全面推開,實現在總額預算框架下“四位一體”(DRG、大數據病種、按床日付費、按人頭包干)的多元復合醫保支付模式。
 
日前,河北衛健委在一份深化醫改的通知中也明確,將大力推行按病種付費,積極推進按床日付費,2020年啟動模擬運行,2021年啟動實際付費。
 
根據DRG付費國家試點工作“三步走”的步驟安排:2019年是DRG頂層設計階段,2020年是模擬運行階段,2021年是實際付費階段。
 
總的來看,不遠的2021年和2022年兩年,將是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全面推開的重要時段,對于醫藥企業來說,對于醫保支付方式改革會產生的影響,也要有所預期。
 
 3  
大處方、亂用藥或成為歷史
 
福建三明作為全國醫改明星示范城市,從2016年至今,開始以實施醫保打包支付為切入點,構建區域健康管護組織,努力為群眾提供全方位全過程全周期的衛生與健康服務。
 
在醫保支付方式改革之前,三明走過了治混亂、堵浪費(2012.2-2013.1)和建章程、立制度(2013.2-2016.8)兩個階段。
 
在第一個階段,三明實行了重點藥品監控、治理流通領域藥價虛高、規范醫療行為等措施;在第二個階段,三明開始打破條條框框,理順政府管理體制,確立起“三醫聯動”、“兩票制”、“年薪制”、“三保合一”等改革的“四梁八柱”。
 
2017年6月,原國家衛計委辦公廳下發《關于開展按疾病診斷相關分組收付費改革試點工作的通知》宣布,在深圳、三明、克拉瑪依,正式啟動C-DRG收付費改革試點工作。
 
三明的C-DRG收付費改革2018年1月1日起進入正式運行階段。截至目前,三明的醫保支付方式改革成效明顯。
 
三明市醫改領導小組秘書處副主任、三明市衛健委四級調研員周顯葆對賽柏藍表示,不同于原先的按項目付費,將收入與服務數量掛鉤,醫院為追求經濟效益,容易造成醫療服務過度使用,在總額控費,并以按病種付費為主的多元醫保支付方式改革之后,醫藥費用明顯下降,醫院收益增加,不合理的用藥和診療明顯減少。
 
上述人士對賽柏藍表示,三明實行醫保支付方式改革有較好的改革基礎——首先,通過整合“三保”、聯合限價采購等系列措施,將藥品(耗材)價格下降到一定水平;其次是通過“三目錄”的統一,逐步實現“同病同價”;第三點是進行了醫院薪酬制度改革。
 
在與賽柏藍的交流中,上述人士進一步表示,在醫改政策的實施過程中,降低藥品價格等政策的有效開展是以按病種付費為主的醫保支付方式改革開展的重要前提。
 
此外,在開展按病種付費之前,需要確定重大病種的付費標準;轉變從領導到醫務人員的觀念;培訓醫務人員掌握相關知識;對于藥品耗材、醫療服務項目進行編碼;重建醫院病案首頁、醫保支付系統、電子病歷系統等,為正式實行DRG提供信息系統的支撐。
 
在實行按病種付費的過程中,需要將住院診治病人使用的檢查、檢驗、藥品和衛生材料(含高值耗材和低值耗材)都納入按病種組定價,在這一過程中,不符合臨床路徑,不具有明確臨床價值和療效的藥品無疑將被排除出打包范圍之外。
 
實踐表明,實行DRG有利于讓上級醫院主動將常見病下轉基層,實現分級診療;定額付費對于相關學科的相互滲透有促進作用,有利于醫生實現協同治療;實行DRG有利于病人實現明白看病,一口價打包收費,不需要擔心多用藥多收費問題;實行DRG有利于控制醫療費用不合理增長,實現醫保精準化、效益化。
 
進一步來看,實行DRG能有效規范診療服務行為——破除以藥養醫、過度醫療行為,強化對藥品和耗材的使用;強化“合理用藥、合理檢查、合理治療”,督促醫生規范診療行為;轉變藥品使用中醫生亂“點菜”,費用他人“買單”(即患者和醫?;穑┑膩y象,降低廉政廉醫風險。
 
總的來看,在這一支付方式之下,是基于價值醫療,向價值買單,傳統的“以藥補醫、以材補醫、以檢補醫”時代一去不復返。